想给报纸副刊写文章赚稿费,可以看看我的写作

想给报纸副刊写文章赚稿费,可以看看我的写作

时间:2020-03-22 10:0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发表文章是非常神圣且遥远的事情,现在,我人已到不惑之年, 依然认为其神圣,但却不再遥远。 曾经为此,我付出过很多的时间学习和练习,十年下来,也算是有了一点儿心得。

现在,依然有很多的文学爱好者,喜欢写作,却不能见诸报刊,屡次投稿不中,就会失落气馁。这一点我非常理解,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的阶段,总是不得要领,令人苦恼。

若是有明白人指点一二,很容易上路, 说直白点儿,发表文章没有那么难,在报纸杂志上发表几篇文章,那写作的劲儿头确实不一样。我平时经常教孩子写作,孩子文章发表后,那个得意劲儿,那种对写作的热情,空气都知道。其实大人和孩子一样。所以,今天我就给那些不得法的爱好者谈谈我的经验。

我谈的这些很初级,因为我知道自己怎样从初级走过来,知道那个阶段的人不适合高深的东西,学过来就能用,跳一跳够得着,最好。

今天,我以亲情美文为例,这类的比较好写,也比较容易上稿。亲情,每个人都不陌生,每个人身边都会发生这样那样的故事,而报纸副刊就非常喜欢这种生活气息浓,真实有味道的文章。

对于亲情美文而言,随时都能发,但若能抓住一些特定节日或时令,上稿率也会高很多,比如父亲节快要到了,写父亲的稿件自然好发。每到一些节日,诸如陪着父亲过端午,陪着母亲赏菊花等类的题目都会有很多,这些确实相对容易上稿,但这些也确实已经被写烂了,让人觉得俗气,虽然是副刊小稿,也要出新才好。

我们可以不是陪着x过x,可以有个稍微美丽点儿的名字,比如我的一篇《苇叶船》,我就很喜欢这个 偶得的题目 。那是一个端午节前夕,我正在苦思怎样写一篇与之相关的文章,那天经过一所幼儿园听到一首名为《苇叶船》的儿歌,顿时就被这名字打动了,路上就构思了这篇小文。嘿嘿,听歌,读诗,都能让你偶得一些美丽的题目或者某种灵感。大家看一下。

苇叶船

岁月深处的苇叶船,总是闪烁在我记忆的中央。

每到端午节来临,空气中弥漫着粽子香气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飞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飞回到老屋后的那片苇塘,我宛若看到,我亲手放走的苇叶船在微风中轻轻扬帆起航。

老屋后面的苇塘是我们儿时的天堂,我们会在那里藏猫猫、过家家;我们会循着鸭子走过的痕迹,捡拾它们遗留下来的蛋;我们还会在某个诗意的黄昏,望着水天苍茫,深情吟诵“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记得一个端午节的前夕,母亲身背箩筐,拉着我的小手,到苇塘里采摘新鲜的苇叶。苇叶柔嫩修长,气味芳香,每年,母亲都用它包很多粽子到集镇上去卖。那时,父亲常年在外打工,母亲包揽了家里所有农活,还要照顾年迈的祖母和幼小的我。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失时机地抓住这个能挣些零用钱的好机会。

那时的我,年纪还小,并不能长时间陪着母亲忙碌,芦苇丛中闷热无比,且有蚊虫叮咬,只一会儿,我就腻了,缠着母亲要回家。母亲只好放下手中的活计,微笑着擦擦满额的汗渍,顺手折下一片苇叶,两头一撕,往里一折一拉,折成了一个小巧的苇叶船:“你看,苇叶船,咱们把它放到水里,好不好?”这立刻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欢呼着,要母亲教我叠苇叶船。

我和母亲手捧着苇叶船放到水里,微风吹过,苇叶船便顺着风的方向徐徐前进,水面上轻轻荡起涟漪,我惊喜无比。母亲笑靥盈盈,“乖,你自己放苇叶船,妈去采苇叶,包了粽子卖了钱,买好多的纸笔和书,供你读书上大学……”

于是,母亲重又钻进闷热的芦苇丛去采摘苇叶,我在一旁折叠了许多苇叶船,一一放到水里,只一会儿,水面上便漂满了我的苇叶船。我多么希望,苇叶船能载着我的梦想流转到水的另一方,在以后的日子,我能够脱离这片贫困的土地,不再像母亲那样日复一日的劳累。

多少年后,我终于到了水的另一方,一个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地方,城市的喧嚣是我儿时的梦想,我忙碌地在其中游走,很少回到故乡。

母亲来电话说,家乡变化可大呢,那片苇塘已经被填平了,建了一个农产品加工基地,家乡的人都能解决就业问题,不用再到外地去打工了。我却一阵落寞,多年来,那片苇塘,那在水中摇摆的苇叶船,是我心中最温暖的记忆,它曾载着我儿时的梦想离开家乡,又在无数个深情的梦里,载着我回到那片苇塘,回到白发苍苍的母亲身旁。(此篇完)

端午节快到了,父亲节快到了,大家都可以思考一下这方面的文章。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被这些东西“绑架”,想自由自在地抒写自己所想要表达的东西,也是可以的,只要能写,就好。

那些与花儿有关的,其实也都是合着时令的,怎样的花季,写怎样的文章。在蔷薇花开的日子,我就写与蔷薇花有关的亲情。

满架蔷薇一院香

“妈妈,我会写蔷薇两个字了。”儿子在电话那端骄傲地告诉我。“院里的蔷薇花都开了,这小机灵,非缠着我教他写这两个字。”母亲在一旁补充。祖孙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嘻嘻地笑着,电话这端的我,心倏地疼了一下,这情景依稀如昨。

小时候,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我与祖母在家留守。祖母是一个脑后盘着髻的小脚女人,她很勤劳,老家的院子里,除了种满各式各样的蔬菜,木栅栏边侧,还种了很多蔷薇花。蔷薇花生命力极强,攀爬满架,待到夏季,开出灿烂的花朵,满园芳香。

那时,我常常因想念父母而哭闹,祖母摘下蔷薇花做花环给我戴在头上,把我扮成花仙子,她自己也摘一朵别在髻上,她踮着小脚,扭动着并不柔美的腰姿,为我边歌边舞,唱一段《南泥湾》或一段《刘巧儿》,那时家里没有电视,祖母的歌舞是我唯一能欣赏的节目。

无数个难眠的夏夜,我们坐在蔷薇花架下,她摇着蒲扇给我讲《岳飞传》或《杨家将》,她讲得绘声绘色,常常听得我张大了嘴巴。无数个寂寥的日子,祖母总是变着花样,为我驱逐父母不在身边的寂寞。在那个蔷薇花包围的院子里,望着院子上方的四角天空,我畅想着外面多姿多彩的世界,放飞了一个个如蔷薇花般瑰丽的梦想。祖母虽大字不识一个,却是个多才多艺的人,我一直以为,我后来走上写作的道路,与她当年的浸润与熏陶分不开。

如今,那个为我载歌载舞讲故事的老人已经去了,我已长大成人到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奔波,满园的蔷薇花依然如期盛开,看护着那些蔷薇花的,是我的母亲和幼儿。因为工作忙碌经济条件有限等诸多原因,我不得已把母亲和孩子留在乡下,一如当年的祖母和我。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电话那端,儿子在为我背诗,声音稚嫩悦耳。“乖,壮壮真棒,只读两遍就会背了!挂了电话吧,咱们去摘蔷薇花。”母亲说着挂了电话。

儿子开始识字了,些许识得几个字的母亲经常教他背诗,我不禁有了紧迫感,我曾许诺孩子,等他会背唐诗三百首,就接他和外祖母到城里来住。

碰触到现实,思绪中断,我才发现泪已在腮边。穿透刻骨的思念,我宛若看到,老家的院子里,满架蔷薇花影婆娑,妩媚万千,幽幽的香气,直钻我的心。(此篇完)

这些很大部分都是虚构,一旦你掌握了这个要领,你就能写出很多这类文章,如果有一天写得乏味了,觉得越来越看不起这些了,那就调整拔高儿,这些练习也都将有助你的写作水平。

现实生活中,如果与父母一起生活,根本不愁素材,分分钟,他们都在给你制造素材,当然,有时,它可能不像文章中写的那样完美,但我们可以选取能成文的部分,修正。

我说几件小事,经过加工都可以成为写作素材。大家也可以留心观察生活,把一件件小事记录下来,有时,当时不知道怎么成文,放一放,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希望大家都能养成这样的习惯。

1、我要洗澡,之前问父母要不要去卫生间,他们说不去,我说那我洗澡了。可能我洗澡时间长了些,我那会儿也洗完了,正整理头发呢。大家想一下,我赤裸着在卫生间梳理头发,脑子里在想着一些事情,正处于一种入静的状态,突然门口响起一句话:“你干啥呢?”当时的感觉,我用魂飞魄散来形容真不为过。是我妈。她嫌我洗澡时间太长。我当时很烦,我说您要吓死我吗?但说完我就后悔了,直到穿完衣服出来,见她坐在床边愣愣发呆,我肠子都悔青了。

2、父亲脑梗后遗症,大小便能自理,但状况是可想而知的,小便时他总忘记把坐便垫掀起来,开始提醒过两次,后来我也不愿意提醒了,因为掀了也白掀,他眼神不好,根本看不出流了满地。我怕他多想,便等他方便完再去卫生间冲洗,有一次被他看到了,他不开心,说自己老了,多余了。

3、父亲每天下午一点半去推拿,他很守时,其实医生说随时都可以。我们每天12点吃饭,半个小时完毕,然后父母休息,我刷碗收拾,大概完事就得1点多,上午工作半天,到这个点儿,我也累了困了,可父亲执拗,他的拐杖声会准时响起,我天天跟瞌睡虫斗争。

4、父母在老家时,怕他们寂寞,给他买了个随身听,原来见他天天一里哇啦响着我还挺得意,可是这一到了我身边,一会儿四郎探母,一会儿锁麟囊,唉,还好,父亲成功把我培养成一个戏曲爱好者了,今天听四郎探母听得动情,唱到“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我都忍不住要哭了,呜呜~~~

5、一天,我说今天我要写东西,这个任务不完成不行了,是那边工作室的活,有期限的。当我写了三个小时出来一看,屋里静得掉一颗针都能听到响声,他俩躺在床上,眼直直地望着房顶,一动不动,生生两个关在笼子里的鸟儿啊。能怎样呢?没人陪不敢下楼,怕摔了给我们添麻烦。

这样的故事,或许在你家也发生过吧?把它写成文章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如果,我说的对你有触动,那就给我点个赞开始写吧。如果没有触动,可能是我说的点不对,咱们可以再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