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看病最不贵:是真相还是反讽

中国看病最不贵:是真相还是反讽

时间:2020-03-23 15:3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发表评论>>

欧木华

“大家对医疗机构有误解,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老百姓老要自己掏钱(看病)所以觉得贵,但出不起不等于贵。”昨日下午,广州市政协委员、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在分组讨论间隙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南方都市报》2月19日)

事实果真如此吗?非也!2007年社科院所发的社会蓝皮书《2007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的调查显示:看病难看病贵居社会问题首位。虽然曾副局长列出了中国、中国香港及一些西方国家的专家挂号费作为例子来进行对比,但这种对比仅仅取了“挂号费”这个并不能反映整体医疗费用水平的项目,显然是非常片面的,也是缺乏统计学的意义的,更没有说服力。笔者看到有些医院甚至不收“挂号费”,按曾副局长的逻辑,这样的“0挂号费”的医院是否意味着医疗费用也是“0”?或者认为其医疗费用全世界最低?

其实,“看病贵”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独中国所有,04年的统计资料表明,美国的年人均医疗费用是世界上最贵的,达到了5300美元,旅美华人作家丁林谈到他的朋友在美国,住了一天半医院,做了个普通阑尾炎手术,账单是7000美元。但我们不能因为和世界最贵的比较起来,我们还“不算最贵”,就沾沾自喜,这不过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而已。如果老是找“世界最贵”比较,恐怕也是没有进取心的表现,事实上,说我国看病“不是最贵”或许是事实,但曾副局长却认定为我国看病“最不贵”——这就太过了,如此斩钉截铁的说法,也透露出曾副局长的“世界考察”,太停留于表象,而没有深入实质。

以曾副局长所举的“挂号费”为例,虽然表面上看中国的“挂号费”普遍低于其它国家,但问题在于,一些西方国家的“挂号费”是和我们的概念明显不同的,比如德国,挂一次号是10欧元,但这10欧元是可以管一个季度的,在一个季度内可以看无数次病,如此算来,我们的低“挂号费”又有多大优势?这一点曾副局长知道吗?再比如,笔者所在的三级甲等医院,做一个阑尾炎手术的花费是4000元-5000元,这个实际上按占收入比例而言比美国的标准也低不了多少甚至可能稍高。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的医疗账单是可以分期付账的,他们看病一般也是先治疗后付账的,而我们却是不给钱就停药,不给钱就不动手术,而且必须在住院期间将费用结清。如果加上这些因素,我们的医疗费用还好意思说低吗?

还有医疗费用占GDP的比值,看起来中国很低,但这个说明不了中国的医疗费用一定就低,因为还存在着各国对生命健康的重视程度及投入情况,一个农民可能会因为没有钱,而一辈子不去看病,一辈子不在疾病上花钱,有病了也忍着,但这不能说明农民看病费用低。甚至于就医疗费用而言,也和“实际所承担费用”也不是一个相同的概念,因为在一些西方国家,有发达的保障系统和救助体系,这些都是在阐述中国看病“最不贵”的“伪命题”时必须要注意到的要素。好在曾副局长并没有完全当“睁眼瞎”,他还是看到了国外有“共助互济体系”。但总体而言,他是在以“维护自己”的视角在有选择地“观看世界”。

显而易见,不深入实际的“考察”,得出片面的结论,固然能哗众取宠,固然能显示自己的“独特”,但这有何意义?这种空口说白话的“利益发言”只会加重百姓对医疗系统的反感。批评百姓的价值观在作祟,恐怕就是把中国人都当成了幸福的傻子了,我们真的有那么幸福吗?曾副局长既然已经考察了“全世界”,我倒真希望他考察下“全中国”,好好看看中国医疗体系的原生态。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殷楠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大 中 小] [关闭]